欢迎来到甘肃省草产业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服务 > 实用技术 实用技术
郭旭生:苜蓿青贮后RFV降低是一种误解
更新时间:2019-07-04 10:19:42  |  来源:荷斯坦杂志  |  点击次数:451次

近年来随着我国现代化、规模化和机械化草产品加工业的快速发展,苜蓿青贮饲料的产量也随之不断增加。自2011年秋实草业有限公司在我国建立第一个大型现代化、商品化紫花苜蓿裹包青贮饲料生产基地后,苜蓿裹包青贮产业逐渐在国内兴起。紫花苜蓿裹包青贮的加工方式不仅可实现商品化生产,萎蔫时间短且受天气影响小,而且具有能避免雨林和有氧腐败造成的损失,DM损失低,贮存和取用方便灵活等诸多优点。同时,由于苜蓿青贮相对干草营养价值相对稳定,近几年被牧场开始逐渐接受。

但由于苜蓿在青贮后检测到的RFV降低这一现象对苜蓿青贮饲料的商品化生产产生了一定影响。为此,本文对苜蓿青贮后RFV降低这一现象做一论述,以期澄清人们对苜蓿青贮后RFV降低的误解。

什么是RFV

RFV英文全称是Relative Feed Value,即饲草相对饲用价值,在牧草商品化时这是评价牧草影响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由以下公式计算而来。

RFV=120/NDF×(88.9-0.779ADF)/1.29;其中NDFADF为干物质含量百分比,%DM

从以上公式可知,牧草中的NDFADF含量对与草食家畜生产性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大量的研究表明,牧草中NDF的含量决定草食家畜对牧草的采食量,而ADF则决定草食家畜对牧草的消化率。一般情况下,当苜蓿在盛花期DNF53%ADF41%时,苜蓿的RFV100。而当苜蓿干草的CP20%ADF30%NDF40%时,RFV约为150234原则),基本上达到一级苜蓿干草标准。

苜蓿青贮前和青贮后RFV的变化及原因

苜蓿青贮后RFV降低是当前生产中一个热议的话题,尤其是对于饲草生产者而言,苜蓿青贮后RFV降低这一下现象直接影响到了苜蓿青贮饲料的销售价格。为了促进苜蓿青贮产业的发展以及消除牧场对苜蓿青贮后RFV降低的误解,笔者引用发表在美国奶业杂志上的美国农业部奶业与牧草研究中心一项关于苜蓿青贮研究论文的数据进行分析(Filya等,2007J. Dairy Sci. 90:51085114),见下表。

从以上两个表中可以直观地看到,苜蓿在青贮后由于苜蓿青贮中NDFADF相对含量增加,导致RFV的却降低了。

导致RFV下降有两个原因。

第一,由于苜蓿青贮过程中可溶性糖类被发酵利用,使得青贮后单位质量中NDFADF相对含量升高,从而导致RFV降低;从上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一茬干草WSC3.7%,但青贮后WSC1.80%,降低了约两个百分点。二茬干草WSC4.1%,青贮后降低到0.68%,降低了约3.5%。但实际上,青贮前后纤维绝对量变化不大。

第二个原因是,由于在测定苜蓿青贮营养价值时,通常要将苜蓿青贮原料烘干后进行测定,这时就会导致苜蓿青贮发酵产生的挥发性脂肪酸(如乙酸,丙酸)挥发而导致青贮饲料总物质含量降低,进而使得青贮饲料中的纤维相对含量增加。或许有人会问,生产中用便携式近红外仪测定不会有传统烘干样品进行测定的过程,为什么测出的结果还是RFV降低了。但实际上便携式近红外仪所用的数据库仍然是干基的数据库,也就是说通过传统烘干的方法得到的数据进行数据库的构建。

通过以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苜蓿青贮后RFV降低是一种误解。

实际上,苜蓿青贮前后纤维的含量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甚至会降低。根据物质守恒定律,如果将青贮过程中WSC因发酵而转换成乳酸菌、挥发性脂肪酸等发酵产物这部分算到DM中时,纤维的相对含量就不会发生较大变化。而这一现象只有草食家畜它们自己才知道。

生产中如何客观评价苜蓿青贮的RFV

实际生产中,苜蓿青贮饲料中的发酵产物挥发性脂肪酸,如乙酸等仍然存在于青贮饲料中,所以家畜实际采食的苜蓿青贮中的RFV基本没有变化。计算苜蓿青贮RFV时,应将NDFADF减去发酵产物VFA含量后进行计算。

苜蓿青贮的营养特性

大量的研究表明,苜蓿青贮过程中由于蛋白的降解使得苜蓿青贮中大部分真蛋白会被降解成为非蛋白氮(40%-87%),从而会导致反刍家畜对氮的利用率降低。实际生产中可通过提高反刍家畜日粮中淀粉的含量,降低饼粕类蛋白饲料,增加过瘤胃蛋白等营养措施来提高苜蓿青贮中氮的利用效率。

实际生产中饲喂苜蓿青贮对奶牛或肉牛生产性能产生怎样的影响,以及青贮后纤维消化率是否能够降低等问题也是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

实际上,有关苜蓿青贮饲料饲喂奶牛及肉牛的研究国外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及本世纪初就有相关研究。研究表明,将奶牛日粮中10%的苜蓿干草用同等数量的苜蓿青贮替代后,尽管降低了奶牛日粮中DM的含量,但对奶牛的DM采食量以及产奶量并没有产生影响,同时增加了牛奶中乳脂,(Calberry等,2003J. Dairy Sci. 86:36113619),说明相对干草,饲喂苜蓿青贮可达到同样的饲喂效果。同时,奶牛日粮中的粗饲料全部为苜蓿干草或苜蓿青贮,两种不同加工方式的苜蓿对产奶量也没有影响(Broderick1995J Dairy Sci78320-329)。苜蓿青贮与全株玉米青贮饲喂奶牛的研究结果表明(日粮营养水平相同),两种青贮饲料对奶牛产奶量没有影响,但苜蓿青贮日粮显著增加了牛奶中脂肪的含量(Broderick1985J Dairy Sci68:3262-3271)。也有研究表明,当奶牛日粮中玉米青贮与苜蓿青贮混合比例为13时,奶牛的产奶量最高(Dhiman and Satter, 1997J Dairy Sci 80:20692082)。上述研究为苜蓿青贮在奶牛日粮中的应用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另外,苜蓿青贮后干物质降解率要比苜蓿干草增加2个百分点左右(Hristov等,1996J Dairy Sci 79:1627-1637 )。

综上所述,苜蓿青贮饲料相对于苜蓿干草,具有适口性好,消化率高,能提高牛奶中乳脂的含量以及加工调制方法优越等诸多优点,而且由于经过乳酸菌发酵,其还有潜在的有助于家畜健康的作用。

作者简介:郭旭生(1978-),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主要从事饲草加工与利用研究。教育部新世纪人才;甘肃省飞天学者。现任兰州大学益生菌与生物饲料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牧草产业科技创新战略联盟青贮与牧草保存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草学会青年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草学会草产品加工委员会常务理事;甘肃省草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草产品专业委员会牵头专家;甘肃定西市市政府特聘专家;甘肃定西市牧草产业科技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

联系地址:甘肃兰州市天水南路222号,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农业生态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