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甘肃省草产业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提质提量 扶优扶强——应对中美贸易战的苜蓿产业
更新时间:2019-06-14 11:08:00  |  来源:陇草心语  |  点击次数:435次

613日上午,第八届(2019)中国苜蓿发展大会上,国家草产业科技创新联盟理事长、中国畜牧业协会草业分会会长卢欣石作了关于新形势下苜蓿产业发展的报告。

苜蓿产业对奶业的一份贡献

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至今已经度过了10个年头,在解决这个举国关注的问题过程中,苜蓿草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苜蓿草是当今世界公认的“牧草之王”,苜蓿产业被誉为“牛奶生产的第一车间”。在美国,苜蓿已是继小麦、玉米之后的第三大作物。用苜蓿草饲喂奶牛,是将优质植物蛋白和纤维转化为牛奶蛋白和干物质的最理想、最直接的技术路径,不仅转化效率高、质量好,而且绝对安全。按照奶牛饲养标准,合理添加苜蓿干草,完全可以保证原料奶的乳蛋白率达到3.0%以上,乳脂率达到3.5%以上,这个指标大大超过了当前的国家标准,并与国际标准接轨。国务院和农业部针对苜蓿草对奶业的促进作用,于2012年启动了“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在政策和方向上,给予奶业强有力的支持和指向。10年来,我国苜蓿商品草生产量由10万吨/年增加到380万吨/年,加之小型养殖场和散户零星自种自用的苜蓿,到2018年,达到了400万吨,此外,进口苜蓿商品草由“三鹿奶粉”事件前的4000吨增加到139万吨,其中95%供应奶牛饲用。2015年,农业部又启动了“粮改饲”试点,推进了全株玉米的青贮加工,使得奶牛粗饲料的饲喂质量和搭配比例更加合理,营养价值更加全面。在各项政策和科学技术的推进下,我国的奶业质量生产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

苜蓿产业发展中的四件实事

 第一,草牧业界专家院士向国务院提出了“大力推进苜蓿产业发展的建议书”,提出把优质饲草产业列入种植业规划、针对集约化奶牛场启动苜蓿奶业安全工程、针对农民散养户启动种苜蓿养奶牛行动、扶持草产品加工龙头企业等4项建议,获国务院总理批示,国家启动了“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计划,开启了我国从源头上解决牛奶生产质量安全之路。

第二,打造国内区域性专业化商品草基地取得成效。通过十年努力,由企业家、投资人、政府及农牧民通力合作,在甘肃河西走廊、宁夏黄河灌区、内蒙古科尔沁沙区、鄂尔多斯高原、安徽蚌埠五河、甘宁黄土高原、陕北榆林风沙区等区域形成了多个苜蓿商品草的集群产业基地。这批基地种植面积达到560万亩,每年可以生产300余万吨苜蓿商品草用于市场供应,约占到全国苜蓿商品草的95%以上。

第三,苜蓿干草质量标准化建设得以突破。2018416日中国畜牧业协会发布了有关苜蓿干草、苜蓿青贮、燕麦干草、燕麦青贮及玉米青贮的产品质量的团体标准,其中《苜蓿——干草质量分级》、《苜蓿——青贮质量分级》就是完全满足奶牛用户对苜蓿产品的评价,标准与国际标准接轨。例如《苜蓿——干草质量分级》把我国市场上流通的所有商品苜蓿干草,不论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统一分为特级、优级、一级、二级、三级五个质量等级,分别与美国苜蓿干草分级五级一一对应。在质量分级的主要指标粗蛋白质(CP)和相对饲用价值(RFV)方面与美国相同,形成了对草产业质量水平的评价依据,推动产业标准化建设上了新台阶。

第四,全社会行业交流服务平台和大数据商务平台建设愈加成熟。具有影响力的社会服务交流活动有中国草业大会、中国苜蓿发展大会和草人牛人论坛,促进产业的上游和下游的衔接与交流。在此基础上,科技界还创办了牧草生产技术交流现场会、青贮及牧草保存学术研讨会以及各类牧草企业、学术会议。此外还有优质苜蓿草产品评选、草产品展览交易会等活动,每年有2000以上人次参加会议交流,300人次以上的科技人员下乡服务。草业界为奶业服务的社会活动和学术活动空前活跃,充分显示了新兴草业的无穷活力。

对苜蓿草的基本认识

苜蓿草是一种国际公认的奶牛优质饲草,其富含优质蛋白和优质纤维,具有平衡的营养成分和良好的饲料转化效率,而且其促进雌性家畜的繁殖性能是任何牧草不能替代的。这种促繁殖性能表现在促进泌乳量、提高繁殖率、提高母畜受胎率、增加母畜采食量、保证幼畜健康发育等方面。试验证明,如果在泌乳奶牛日粮中,用3kg苜蓿干草替代1.5kg精料,产奶量每天可增加8.7%,乳蛋白可增加9.4%,乳脂率可增加1.4%,乳干物质可增加6.3%(王成章)。从理论上说,按照奶牛营养标准,可以利用各类原料配制奶牛的日粮配方,但是,从国内外经验效果来看,直接应用优质苜蓿草产品,合理搭配粗饲料,是获取理想饲喂效果的最直接、最简便、最科学、最有效的途径。“三鹿奶粉”事件之后,奶业采取了一系列振兴措施,其中,“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苜蓿干草从进口和国产双渠道引入奶牛日粮,在集约化的大型牛场达到了每头牛2kg-3kg/d的消费水平,苜蓿干草粗蛋白含量平均达到17-18%,甚至更高。奶业十年奋战、一扫雾霾,浴火重生,实现了转型升级和革新换面,规模化养殖场奶牛单产水平达到了85吨,乳蛋白率达到3.19%,乳脂率3.86%,整体达到了世界水平。

苜蓿产业面临的挑战

当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到来,苜蓿产业和奶业均面临着新的问题。我国2018年进口美国苜蓿130.7万吨,占到全部进口苜蓿的93.5%,占全部苜蓿市场的34.8%,占规模化养殖场消费苜蓿的50%以上。由于关税反制,美国进口的苜蓿平均每吨增加32%的成本,这将导致每头奶牛全年饲养成本增加700元,每kg牛奶价格提高0.1-0.2元。因此如何降低牛奶生产成本,稳定优质苜蓿市场供应,确保奶牛的饲草料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是苜蓿产业面临的巨大挑战。

为此,我们客观分析一下国产苜蓿的供应能力。目前,保证供应规模化养殖场的商品苜蓿约250万吨,其中,由美国进口约130万吨,从其他国家进口约8.9万吨,国内供应110万吨;按照苜蓿干草质量分级标准,这250万吨苜蓿商品草中,特优级和优级苜蓿(粗蛋白含量20%以上,RFV170以上)93.6万吨,一级、二级苜蓿(粗蛋白含量16-20%RFV130-170130.5万吨,三级苜蓿(粗蛋白16%以下,RFV130以下)25万吨。根据2018年苜蓿进口情况分析,美国供应的特优级和优级苜蓿占到46.2%,一级苜蓿50%,二级苜蓿3.8%。而国产特优级苜蓿仅1%,优级苜蓿5%,一级、二级苜蓿达到84%。因此从目前苜蓿商品草的生产水平和质量定位看,本土国产苜蓿以生产一级苜蓿和二级苜蓿为主。

振兴苜蓿产业需要做好几件事情

国产苜蓿要替代进口苜蓿,确保在国际市场变动的情况下,逐步替代或部分替代进口苜蓿,并形成稳定的供应能力,需要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总体提高苜蓿商品草的产能。在未来5年之内,供应规模化养殖场的苜蓿商品草种植面积增加300万亩,加工能力从250万吨提高到400万吨。要达到如此目标,需要进一步开发苜蓿种植区域。目前形成的七大产区均为草原风沙区、荒漠戈壁区、高原水士流失区等,涉及的土地基本为风沙地、撂荒地、盐碱地、旱坡地等,水资源紧缺,产量低下,达不到产能要求;从政策上需要将苜蓿种植纳入到耕地种植体系之中。

第二,稳定提高苜蓿商品草品质和产地。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如甘肃河西地区已经具备了生产优级和特优级苜蓿的能力。在未来5年之内,国产苜蓿草的质量分级应该进一步提高优级,尤其是一级苜蓿的加工量,由当前的40%提高到70%,优级苜蓿的加工量由当前的5%提高到10%,从而确保国产优级苜蓿加工产量达到40万吨,一级苜蓿达到280万吨,从而稳定的替代进口苜蓿,减少奶业对国际市场的依赖。要加大力度扶持稳定甘肃河西走廊这样已经形成优势产区和优质产品的基地。

第三,逐步降低苜蓿商品草的生产成本。草产品生产成本直接影响养殖成本,当前同类标准的国产苜蓿比进口苜蓿市场价格低300-500/吨,但是生产成本高于进口苜蓿,高成本主要源于土地成本和物流成本。物流成本可通过政府政策调整,将草产品纳入绿色通道优惠政策之内,目前甘肃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已经在各自行政区域内享受了绿色通道政策。降低土地成本需要将进一步拓展区域,利用国家退耕还林还草的土地和中低产田,并发展山区集雨旱作苜蓿商品草生产。从技术措施上解决小型山地机械的研制和推广,提高收获加工效率,保证苜蓿种植水平和加工质量。

第四,壮大提高核心产区的装备能力和生产水平。目前适于生产高质量苜蓿草的核心产区有限,主要集中在河西走廊、宁夏灌区、科尔沁沙区等,这是我国优级、特优级苜蓿的核心产区,但产区面积不足,产品数量不足,质量不稳定,主要制约因素是土地成本较高,种草面积不足,机械化水平薄弱,加工能力有限,科技力量分布不均衡。如果通过政策获得种植的优惠,面积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加工能力提高。届时,我国将每年生产200万吨优级和一级苜蓿,就可以基本满足奶业质量保证和数量提升的需求。

卢欣石:曾任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所所长、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所长、农业部草地生态资源重点开放实验室主任、《中国草地》主编、中国草原学会第五届第六届副理事长、中国牧草遗传资源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防治荒漠化高级专家顾问组专家、科技防沙治沙专家小组成员、国家减轻自然灾害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专家、中国全球环境基金土地退化项目综合生态系统管理顾问组专家、呼伦贝尔草原生态系统国家野外观测站学术带头人。